•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-09-19
  • 中国空军和新西兰空军将举行运输机联演 2019-09-19
  • 湖南高校:将十九大精神融入基础课教学建设 2019-08-27
  • 北京现代ENCINO领衔 老爸心仪座驾推荐 2019-08-11
  • 世相【镜头中的陕西人】 2019-07-16
  • 独立音乐人蔡诗芸自定义音乐风格 小众音乐早就冷到热蔡诗芸 小众 2019-06-26
  • 外媒炒作中国对发展中国家设置"债务陷阱" 2019-06-26
  • 我要讨干嘛?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。 2019-06-18
  • 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出台 2019-06-18
  • 当前位置:滚动 > 正文

    波西亚时光手机版测试下载:00后为什么钟爱QQ

    2019-06-11 10:50:59  来源:态℃

    波西亚时光烹饪 www.svv7.com “QQ的审美仿佛还停留在十年前。”

    关于QQ最令人讨厌的地方,知乎里最简短的回答获得了最多的赞同。

    过去几年,QQ似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,一面是熟人社交市场被微信撼动,同时新社交产品不断瓜分细分市场,从核心到边缘都令其失色,另一面是QQ未能明晰的产品路径,在自我转型中,它深陷千万级用户接连流失的困境。

    2019年微信取得的成绩被张小龙视为一座新里程碑,“这可能是国内历史上第一款APP有10亿DAU的数量级”。2011年,张小龙将微信推入公众视野,从QQ汲取到第一波新鲜血液后,扩张之路就一骑绝尘,很快便成为腾讯社交帝国里另一座无法撼动的堡垒。

    但,“微信会取代QQ吗?”

    腾讯在掠夺社交市场的同时,也一度误伤了自己,在社交领域,QQ衰落的论调已被人所接受?;赝?,QQ的崛起曾伴随着人人、天涯这些老兵的坍塌,当微信如日中天时,人们不禁再次看向腾讯,腾讯如何能将两张王牌都打得更为漂亮,又或者不可避免地陷入一方逐渐式微甚至衰落的局面?

    事实上,在QQ逐步交出中国社交产品第一把交椅的过程中,它与微信的道路就开始截然不同了。QQ定位为年轻化的娱乐社交,微信则在成年人的世界里驰骋。

    上个季度QQ的用户增长成为腾讯财报的一大亮点。腾讯财报显示,QQ的月活跃用户环比增长超过了微信:截止2019年3月31日QQ的月活跃用户达到8.23亿;更令人惊讶的是,QQ空间的智能终端月活跃用户从5.324亿增长到了5.719亿,增长了接近4000万;2019年初QQ也推出了小程序及扩列等功能,QQ看点的日活用户已经突破1亿大关,95后的比重已经达到了7成。

    “上个世纪的微信,界面、表情那么土,谁用?”00后的中学女孩宋文郁没有办法想象,缺失了卡片背、厘米秀、变声器的微信,自己周围会有谁去使用。某一刻,00后的质疑将两代人置于对立面,却也准确道出了背后QQ的战略定位——“更年轻”的世界。

    但同时同为00后的雷冰冰,已经意识到微信是她世界中的另一面,“用微信和爸爸聊天,用QQ和对象聊天”,这种介乎于成年与未成年的边界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。

    5月5日,在腾讯发布的《00后在QQ:2019 00后用户社交行为数据报告》中,20岁的腾讯QQ,迎来了20岁以下的新贵——在月活8亿,共同在线人数近3亿的QQ里,20岁及以下用户增长达到16%,互联网千万新生的心脏一齐跳动,为QQ注入强大的生命力。

    人们对QQ的情感复杂而矛盾,喜恶背后,是中国的社交迁徙,在人群中划出的一道无形天堑。年龄成长的不可逆转,似乎也成为了QQ用户新旧交替的必然。

    然而,当我们准备下定结论,以“铁打的QQ,流水的用户”作为标题时,一批70后、80后的QQ深度使用者意外出现在采访对象之中,当关于QQ的逃离与回归,从00后横跨至70后时,这个故事又变得有趣起来。

    一、宋文郁

    文郁住读在学校,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卸载QQ,直到班主任伸手绕过窗边铁栏,摊开在面前,冷冰冰地看向自己。

    “毛骨悚然”,回忆起那次经历,她如此形容。在自习课上,不少人会像文郁一样偷玩几次手机,这并不是一件奇事,但被老师抓到必然是一件憾事,“难过好几天,挨骂、写检讨,最重要的是不能聊天了。”

    “我的弟弟妹妹会有智能手表,只和家长联系”,但像文郁这样的中学女孩,聊天对象显然不止于此,“在QQ上,会和喜欢的男生聊天,或者和闺蜜聊喜欢的男生,偶尔还会看一看TFboys的最新动态”,尽管使用手机的时常被大人牢牢限制,但青春的骚动永远有处可放,管制背后,是千元机在校园市场的爆红。与此同时,对于住校生,尤其是像文郁一样成绩不算差的同学,手机的使用常常是默许。

    在文郁眼里,微信既没有好看的表情包、有趣的QQ看点,也没法使用变声软件,更重要的是没有多少同龄人社群,于是承载与家长保持沟通,汇报学习成绩功能的微信,理所当然成为了他们后的“官方渠道”。

    “被班主任看到QQ聊天记录我就完了”,在上交手机的一瞬间,文郁意识到,自己QQ里长达几个月的聊天记录,可能会被一览无余地展现在班主任眼前,在递出手机的惶恐与犹豫之间,她悄悄地指纹解锁,长按APP,卸载,确认。

    “卸载QQ的一瞬间,我知道我成了一个好学生,虽然犯了错。”,在微信上,是她每日的学习汇报,父母重复的叮嘱,还有一些机械的模范回应,即使在假期,大多也关于外出行程、时间,这种记录就像是完美人格,毫无纰漏。

    没过几天,写完保证书的文郁拿回了手机,被班主任告知:不要再把手机带到教室里。

    文郁重新安装完QQ,一切记录都还在。

    二、雷冰冰:00后、中专生、用微信和爸爸聊天,用QQ和对象聊天

    本应该上高中的冰冰,因为学习成绩不理想,被家里安排去了一所中专,学习客运相关专业。目前在她的世界里,QQ和微信的出现时间基本平衡。

    这两款社交产品对她来说,也都是聊天。不再沉迷于发空间状态,也不再沉迷于玩游戏,冰冰用微信来和爸爸聊天,用QQ来和男朋友聊天,虽然身边朋友都还在用QQ,但是很多还在读高中的同学是没有使用手机的自由的。

    冰冰的学校并不限制学生,这使得她能够更为自由地用手机,和家人及男朋友保持联络。问及她微信和QQ哪个比较好用时,她说微信好用,QQ就是表情包多。另外,微信还有各种支付转账功能,爸爸也通过微信给她打钱。

    在冰冰的认知里,微信意味着转账、亲人,QQ意味着最开始的一帮小伙伴还有男朋友。

    三、罗裕民:95后、大二男生、用微信并不是因为微信好用,只是因为身边没有人用QQ了

    从云南到北京上大学,裕民使用微信的频率越来越高,但作为被QQ引进门的“互联网原住民”,在微信上的体验并说不上太好,“被一个不太熟络的好友拉进一个不明所以的群,我退了他又拉,退了他又拉,于是,我就把这个疯狂的好友删除了。”

    “现在用QQ基本用来看空间,但是发空间的人逐渐变少了,很多还和微信重复”,回想起中学小学时代,裕民觉得QQ在熟人社交以外,还拥有陌生人社交的属性,“最开始,会按照条件搜索,12-16岁,女生,然后看头像、签名,添加好友。”

    有趣的是,如今在“00后处Q友”的千人社交大群里,女生的人数与主动性都要超过男生,这与成年人的社交生态恰恰相反。

    然而伴随着成长成年,个人隐私意识崛起,在熟人社交迁移到微信的过程中,QQ的陌生人社交功能,对于“18岁+”的群体几乎是关闭了,裕民清晰地感受到,“相比过去大家积极主动地互加好友,现在,陌生人的主动,可能更多时候被视为骚扰。”

    目前,裕民还会和舍友、以及高中同学在群里聊天八卦,拉扯日常,而大学同学的沟通主要就是微信了,他补充道,“如果要和陌生人聊天,微信QQ都不再适合,你可能要在Soul、探探这类新社交应用上,才能找到同龄人。”

    四、

    陈童是第一批逃离QQ,也是最早使用微信的95后,她把当时的自己,比作受鄙视链影响的中二青年,“单纯是因为QQ企鹅过于大众,当时就觉得十分庸俗,而微信相比就比较小众。” 但2015年,当她步入大学后,QQ作为一个“工具”,使用频率又多了起来。

    2011年,陈童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部手机,2011年,也是中国智能手机销量兴盛元年,而微信作为移动端时代的社交产品,也恰好诞生与同年,这些契机将她拉入微信社交圈,意外跳过了QQ交友的时代潮流,“在那时校园有家校通传递讯息,而我只有在假期才有机会打开电脑登陆QQ。”

    在QQ盛行的年代,她因为学业被隔离在互联网门外,以至于对QQ没有什么太多的了解,也没有多余的情感,当同龄人用微信越来越多时,她却又用起了QQ,尽管目的被动而单一,“基本就是用来专门接受班群消息,而且,我至今也不清楚QQ会员有什么用。”

    如今,看到弟弟妹妹几乎都是QQ的忠实用户,她有自己的看法,“我想小孩子追求的是不同于大多数“大人”,现在他们的父辈用的大多是微信,而在微信里的成年世界外,小孩子自然会寻找其他不被监视的领土,QQ可能就是那块领土了。”

    当QQ发布销号功能时,陈童没有太多感慨,对她来说QQ的意义在于其“工具性”价值,只要用生活、工作需要就会一直用下去,她补充道,“如果有一天,没有感觉到QQ‘被需要’,就会卸载了。”

    五、高海鸣:95后、工作三年、微信用来工作,QQ更纯粹一些

    毕业三年来,高海鸣一直在北京的互联网公司工作,繁忙的工作让他几乎无暇顾及线下社交活动,大多数时候,他会使用微信和朋友、家人聊聊天。尽管作为最常使用的社交软件,刘鸣却很少发朋友圈,“微信主要还是用来工作,应付上级,不敢也不太愿意发朋友圈。”

    在高海鸣眼里,QQ更能成为一种生活方式,尽管新出的功能他不再关注,但QQ对于他而言,确实承载了更多的回忆与情感。

    “QQ可以不用,但必须有”,在上一家咨询公司工作室,高海鸣就习惯了用qq群分享资料,用微信群对接任务的工作方式——飞快地找到文件和及时收到通知可能是和吃饭一样重要的事情。但当他加入新公司后,钉钉取代了QQ原有的功能,于是,使用QQ的频率慢慢变得只手可数,“我还用使用QQ或许是因为相比于微信,QQ上因工作结识的朋友要少很多,这更纯粹。”

    高海鸣将使用QQ的原因归结为出于某种情怀,他比喻道“就像前辈谈起过去的人人网”,但他又不确定地顿了顿,“以后也说不定会是什么。”

    六、赵小悦:90后、互联网从业者、对QQ空间很有感情

    在上家公司工作时频繁使用QQ的赵小悦,跳槽之后使用QQ的频率明显下降了。之前每天都会用,现在只会一周看一两次了。而看QQ的目的是去看QQ空间里老朋友更新的新信息,也没有什么人在QQ上聊天。

    赵小悦胆子不大,即便是在成年后,使用QQ加入找对象群,遇到了一个小哥哥坚持了两三周每天发早安俩字,她就删掉了对方,她说“因为完全不认识,不太能聊起来,虽然因为想脱单踏出加群的第一步,但其实对这种方式警惕心很强”。

    回忆起第一次用QQ的场景,赵小悦说那时候自己还是初中,看过别人用QQ异地聊天,觉得太神奇了,恨不得替别人打几个字那种。然后大概初二有了自己的QQ吧,会用qq空间和小伙伴保持彼此关注。:所以对空间很有感情。

    “QQ空间的意义是什么呢,对你来说?””旧日时光,或者一个老朋友,那种吧”

    赵小悦表示自己不会特意去注销,不过有可能有一天不再用了,近10年感觉还会用,以后可能大家都不用了。“如果没有认识的人在QQ有动作,我也就不会用啦。”

    七、张敏:80后、体制内工作、因为工作每天需要登录QQ

    作为体制内工作人员,分享文件及发布通知还处在一种严肃而流程化的状态,一个群全员被禁言发通知,另一个群则是各处室联络员的小圈子。张敏因为工作需要每天登录QQ,并且主要是用电脑登录。

    在QQ的世界里只剩下了工作,微信才是她与家人朋友聊天的工具。时间追溯到2001年,当时还在上大学的张敏,因为要跟高中同学聊天所以注册了QQ,经历了用QQ和暧昧男生聊天、用QQ偷菜、开放空间又锁上空间的整个青春,QQ似乎成为了她青春记忆中的一部分。

    因为大学宿舍网不好,一下课就和朋友相约去网吧玩儿劲舞团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只剩下了那些很偶尔还在QQ和微信同步更新状态的痕迹,这似乎是QQ给她的过去留下的一些可采集的信息。“那些暧昧的男生留在QQ了,所以永远不注销。”张敏已经有了一个8岁的儿子。她的儿子却早早用上了微信,张敏表示儿子和儿子的同学几乎都没有用QQ的,基本都是用微信,这些孩子没有自己的手机也有自己的手表,可以方便地使用微信。

    八、老李:70后、心理咨询师助手、每天用QQ的时间比微信长

    两把椅子,一个温馨的咨询室,一杯干净的水,温度舒适。

    在大多人的想象中或者英美剧的场景里,心理咨询室就应该是以上的样子,但对于线上心理咨询行业,网络建造了“房间”,QQ才是“窗口”。

    “微信现在显得更大众化一些。我们这边来访者都用QQ的。即使以前用的少,为了咨询交流,也还是要用起来的。” 老李认为,用QQ可以更方便地交流、分享资料,QQ是社交生活的一部分?;チ姆⒄勾蚱屏说赜蛴胱试吹南拗?,越来越多的人学会向专业人士求助,“我们文字交流都是用QQ平台,咨询则是使用ZOOM视频,这样的工作已经持续好多年了。”

    身为超级会员的老李在建立自己的工作群组之外,还加入了六七十个QQ群,绝大部分都与心理学相关,至于心理学以外的群,他几乎没有关注过。

    “微信都很少打开,即使有群,基本也没有使用,除非和家人同学联系。”他的微信好友也只有200人不到。老李表示自己更喜欢QQ,作为一名全职线上工作者,他很享受在QQ里工作的状态,在QQ上,他接待过成千上万的心理咨询者,这些来访者跨越每个年龄阶层,老李说,“不用上下班奔波之苦,交流很方便。”

    关于心理的抚慰,在QQ中永远不会停止。

    QQ的功能一年年更新,核心用户一次次迭代,但QQ似乎永远年轻。

    作为社交软件,其连接人的本质从未该曾改变 ,越来越多的90后因为QQ越来越臃肿而逃往更简洁的微信或TIM,但中国互联网浪潮三十年,在“在线沟通”这件事上,没有人比QQ做得更为极致。

    当“less is more(少即是多)”成为主流,张小龙携带着微信在追求效率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之时,QQ反其道而行之,它打破工具型社交平台的天花板,把战力从点对点的社交战场上撤离,将场景化娱乐化的社交作为新的发力方向。

    于是当张小龙说出,“微信从来不做节日运营或者logo的变化,本质上是因为微信一直在遵循一种好的设计原则”时,QQ与微信的这种“克制”开始截然相反,它的尝试“放肆”得多,像QQ看点、卡片背景,厘米秀、兴趣部落,一切都始于而不止于沟通工具,集成内容社交,娱乐平台,生活服务各个板块的功能,二十岁的QQ依然不断探索着新生代的诉求。

    《00后在QQ:2019 00后用户社交行为数据报告》描摹出一个相异的世界:晚上10点,当80、90后的夜生活才伊始,00后的在线人数却从高峰开始断崖式下跌,一边在深夜畅聊,另一边已然在准备入睡;当收入不断增长的工薪族逐步取消QQ各种功能的“自动续费”时,在QQ会员等付费项目上,00后却已经占据半壁江山。

    如今,QQ的定位愈发清晰瞄向更年轻的一代,除了职业的特殊性要求,对于 “大孩子们”而言,与QQ的“断舍离”便来的十分自然,既不决绝,也不拖沓。

    社交产品十年换人一圈,在受众不断细分、个性化需求被产品充分满足的时代,十年时间,“大孩子们”真的要懂了歌词。

    “成千上万个门口,总有一个人要先走”,对于QQ,年少的你先走。

    或许在9012年,那些未来与“QQ”类似的古老软件真的依然存在,它鹤发童颜,只是不再为长大的你而存在。

    推荐阅读

    00后为什么钟爱QQ

    QQ的审美仿佛还停留在十年前。关于QQ最令人讨厌的地方,知乎里最简短的回答获得了最多的赞同。过去几年,QQ似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,一面 【详细】

    NASA曾想让囚犯成首批宇航员

    宇航员是个让人既羡慕又敬佩的职业,许多人都梦想着成为这样的太空英雄。然而在50多年前,当美国宇航局(NASA)挑选第一批宇航员时,却担心没 【详细】

    跟谷歌合作谈判4个月 库克每天4点上班

    苹果公司元法律总顾问休厄尔在退休之后接受媒体专访6月11日上午消息,苹果公司原高级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布鲁斯-休厄尔(Bruce Sewell)近期 【详细】

    特斯拉的雇主形象变差 评分不及平均值

    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消息,特斯拉公司在两个知名就业网站上的排名有所下降,这表明在这家电动汽车公司裁减员工、转变战略和高管更替的背景 【详细】

    百度要求多家医疗平台签署独家合作协议事情曝光

    近日,百度要求多家医疗平台签署独家合作协议事情曝光。根据独家合作协议,医疗健康内容生产方将其内容通过百度的医疗权威资源平台提交后, 【详细】



    科技新闻网版权
  •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-09-19
  • 中国空军和新西兰空军将举行运输机联演 2019-09-19
  • 湖南高校:将十九大精神融入基础课教学建设 2019-08-27
  • 北京现代ENCINO领衔 老爸心仪座驾推荐 2019-08-11
  • 世相【镜头中的陕西人】 2019-07-16
  • 独立音乐人蔡诗芸自定义音乐风格 小众音乐早就冷到热蔡诗芸 小众 2019-06-26
  • 外媒炒作中国对发展中国家设置"债务陷阱" 2019-06-26
  • 我要讨干嘛?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。 2019-06-18
  • 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出台 2019-06-18
  • 江西新时时彩官网 新时时三星走势 AG电子游戏怎么下载 山东省福利彩票中心地址 杭州沐足推拿招聘技师 秒速时时走势图软件 十三水平台出租 沙滩排球比分 山东扑克 p3开机号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密迷 胜负14场几点开奖 日本美女冲气娃娃使用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 决战21点 广东彩票26选5